Encore une fois,

我記得在異鄉拿起相機的每一個瞬間,由內心湧動出的力量驅使著感官,並且執著於捕捉每個生命中未必完美卻幸福的時刻的感覺是難以言喻的,那是一種踩踏在每個當下與未來的交錯時分、一種無暇感嘆卻又不得不前進的步伐。

Seize the world,

「孤獨是生命圓滿的開始,沒有與自己獨處的經驗,不會懂得和別人相處。」蔣勳如是說;在偌大的世界中,其實我們都是隻身一人的,即便如此,卻依然鮮少與自己對話──我記得在Sancy上與自己的一吐一納,那漫漫恍若隔世的幾小時中只有風聲與我,卻又有如擁有了世界。

逆增上緣,

在一片藍天之下也有著陰影覆蓋的地方,正因為這些陰影讓世界有了輪廓,正因為這些輪廓讓我們看見了溫度。

專注,

萬事雲煙忽過,如果就這麼不經心地,大概也就過了半生吧?等到幾歲過後回頭望,如果是因為專注於生命而遺落了什麼,那仍然是可喜的,如果是因為對於生命不夠急迫的熱情、對於周遭不夠摯切的想望而就懵懂過了,那麼失去的就不僅僅是生命本身了,更多的是那萬千個幾近於永恆的瞬間。

The hope,

時常期許能夠活得更好,時常期許能在這世界中找到安身立命的目標,時常期許能在未來穩穩當當地經營一個溫馨靜謐的小家庭,然而在種種期許堆疊之下,最常見的反倒是失落、不安、忙碌及空洞;或許我們不要急切地允諾一個未來,而是回過頭去──在生命某些純粹的時刻中遇見一些無所憂慮的事物,以及他們眼中綻放最純粹的希望。

2018年2月13日 星期二

走過路環,澳門過去生。

人的成長,總是隨時光斑駁而在身心留下痕跡,我們會變得更加事故,我們會理解更迭離別,懂的提起放下,然後換一個更加溫柔寬厚的模樣對待世界。一座城市也是如此。

紙醉金迷是澳門的臉譜,一擲千金是遊客來此的目的,致富成名或者身敗名裂,在這裡都是幾個小時、甚至幾分鐘的事情。然而在這個眩目的模樣背後,澳門是歐洲國家在東亞的第一塊、也是最後一塊領地,從一個漁村開始,走向東方拉斯維加斯的路上,始終有一個角落的澳門幾乎保持著當年的荒草漫煙,保有著與海盜過招的歷史痕跡。

這裏是「路環」,澳門的過去生。

 從「十月初五馬路」往南走,進入路環村


2018年2月2日 星期五

元認知、好奇心、那些關於成為一個聰明人的標準



前陣子讀了一篇文章——如何分辨身邊的聰明人,先撇標題黨「聰明人」這個命題,裡面提到幾個層次卻十分有趣,擁有獨立思辨能力的人,大致上都可以同意,一個人聰明與否,不是以「具有某些領域專業知識」、「學歷」、「出身」之類的現象可以概括的。

內文提到了基礎指標(元認知的能力、邏輯與跳躍思考的能力)、現實指標(好奇心、簡單語言解釋複雜事物)到高層指標(對於觀點的態度、對於別人的態度)。

在職涯還在鋪墊的階段裡頭,對於所謂「元認知」與「好奇心」有最直接的感受——其中,元認知指的是你「對於認知本身的認知」,類似於你自己能不能激發自己去學習更多的事物,因為理解自己的學習歷程,才能夠快速調整每個步驟、找到新的切入領域持續學習,每一步之間會有鍵結,會有先後,會有關聯與應用;其次,「好奇心」是元認知的側面延展,因為當你擁有足夠的好奇心,才更容易看到自己不熟悉的領域、會有動機去發問、會有動機去謙卑,同時搭配元認知,鋪展出適合的學習策略。

而高層指標裡面,兩個都是相對困難的,一是對於觀點要有態度,有態度代表有立場、有正反,會帶來思辨,而接納思辨的背後是包容力的體現,這個概念不難,但在實踐上考量時空環境、團體因素,屬於知易行難的課題;而「對於別人的態度」就更加抽象,因為文章本身的命題是「分辨聰明的人」,但在對於別人的態度這個標準上,則容易置入道德、情緒的判斷,可能有聰明的好人、有聰明的壞人,這些價值太主觀,更好一些的說法應該是「善良與否」,是不是願意分享、是不是願意輔導、是不是願意接納。

不同的指標裡面,大體上是互相貫通的,是層次厚薄、順序先後的差異,這樣基底性的文章,還是值得過些陣子回頭再看一次,能夠省視的很多,也更容易讓自己把紛亂的座標軸好好收納。回想自己從求學到進入職場,絕大多數的精力放在營營埋首幾把個月內的短期目標,把任務做好、做深、做確實,很少有機會去思考更長遠的事情,然後時間晃眼即過,越是回首拼湊這些碎片式的積累,越會覺得慌張與幸福共存,感謝那一次次不同領域的嘗試機會,也時刻提醒自己繼續探索、把眼光放遠、迷霧中找到遠處燈火。

2016年11月14日 星期一

不同世界的故事我們都聽多了,但這卻是第一次聽他們親口說。



在訪問完最後一位難民之後,我終於鼓起勇氣、伴隨慚愧地詢問陪伴我們好幾天的R,關於他的國家現在紛亂的政權和各式代號,背後代表著什麼立場。透過他的口讓那些密集的新聞閱讀中時常出現的各方軍閥勢力能夠串聯起來,對於區域關聯的輪廓才略為清晰。

只是再不書寫就很難舒展關於這幾天看見聽見的種種,或許就很難再說了。
--



2016年10月18日 星期二

The End of Absence

Michael Yeh(@chanyunyeh)張貼的相片 張貼

剛從香港出差回來,馬上又搭上前往倫敦的班機,細數自己今年的連假幾乎都在工作中度過了,累積的補休年假卻是一天都還沒花掉,即便是一般的上班日中,大多是手機不斷震動、訊息不斷輸入的狀態,跨國團隊在不同時區嘗試創造時間用量極大化的同時,卻往往同仁都必須時時刻刻看著手機、隨時待命回應,一有新的訊息就即刻回應處理,原本手邊進行的工作也因此被迫零碎化。

2016年10月2日 星期日

暗巷是必須,

Michael Yeh(@chanyunyeh)張貼的相片 張貼



2016.05

說實在,我不知道這趟過去,會發生些什麼事情。

時間往回推算一些,這陣子發生的事情太多了,而在電光石火之間,彼此交錯激盪,我很難有個時段把心給靜下來,即使在機艙裡頭,不是把握時間補眠,就是半夢半醒間千頭萬緒。

不能懶

2016年2月2日 星期二

破冰吶,

Michael Yeh(@chanyunyeh)張貼的相片 張貼

有時後我們只是假裝像是一艘破冰船一樣航行,裡子或多或少裝著一把漂浮零落的碎冰──只是我們必須這樣假裝下去、堅持下去,實現內心的強大與柔軟並存,讓生命短促又驟然的維度能充滿精彩。



2015年12月8日 星期二

置身世界級戰場 Web Summit參展啟示錄

圖/文:雪豹科技Michael葉展昀
本文刊登於Meet Club創業小聚

 
提到Web Summit,許多人的印象或許來自於創辦人Paddy Cosgrave今年對於Computex的一番評論,他直指Computex有著龐大的規模,但在策展的形式上卻是相對而言較傳統的(註一)。

那麼關於這個近5年內在都柏林(Dublin)崛起,從400人到超過40,000人的歐洲科技盛會,和Computex又有什麼樣不同的面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