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core une fois,

我記得在異鄉拿起相機的每一個瞬間,由內心湧動出的力量驅使著感官,並且執著於捕捉每個生命中未必完美卻幸福的時刻的感覺是難以言喻的,那是一種踩踏在每個當下與未來的交錯時分、一種無暇感嘆卻又不得不前進的步伐。

Seize the world,

「孤獨是生命圓滿的開始,沒有與自己獨處的經驗,不會懂得和別人相處。」蔣勳如是說;在偌大的世界中,其實我們都是隻身一人的,即便如此,卻依然鮮少與自己對話──我記得在Sancy上與自己的一吐一納,那漫漫恍若隔世的幾小時中只有風聲與我,卻又有如擁有了世界。

逆增上緣,

在一片藍天之下也有著陰影覆蓋的地方,正因為這些陰影讓世界有了輪廓,正因為這些輪廓讓我們看見了溫度。

專注,

萬事雲煙忽過,如果就這麼不經心地,大概也就過了半生吧?等到幾歲過後回頭望,如果是因為專注於生命而遺落了什麼,那仍然是可喜的,如果是因為對於生命不夠急迫的熱情、對於周遭不夠摯切的想望而就懵懂過了,那麼失去的就不僅僅是生命本身了,更多的是那萬千個幾近於永恆的瞬間。

The hope,

時常期許能夠活得更好,時常期許能在這世界中找到安身立命的目標,時常期許能在未來穩穩當當地經營一個溫馨靜謐的小家庭,然而在種種期許堆疊之下,最常見的反倒是失落、不安、忙碌及空洞;或許我們不要急切地允諾一個未來,而是回過頭去──在生命某些純粹的時刻中遇見一些無所憂慮的事物,以及他們眼中綻放最純粹的希望。

2016年11月14日 星期一

不同世界的故事我們都聽多了,但這卻是第一次聽他們親口說。



在訪問完最後一位難民之後,我終於鼓起勇氣、伴隨慚愧地詢問陪伴我們好幾天的R,關於他的國家現在紛亂的政權和各式代號,背後代表著什麼立場。透過他的口讓那些密集的新聞閱讀中時常出現的各方軍閥勢力能夠串聯起來,對於區域關聯的輪廓才略為清晰。

只是再不書寫就很難舒展關於這幾天看見聽見的種種,或許就很難再說了。
--



2016年10月18日 星期二

The End of Absence

Michael Yeh(@chanyunyeh)張貼的相片 張貼

剛從香港出差回來,馬上又搭上前往倫敦的班機,細數自己今年的連假幾乎都在工作中度過了,累積的補休年假卻是一天都還沒花掉,即便是一般的上班日中,大多是手機不斷震動、訊息不斷輸入的狀態,跨國團隊在不同時區嘗試創造時間用量極大化的同時,卻往往同仁都必須時時刻刻看著手機、隨時待命回應,一有新的訊息就即刻回應處理,原本手邊進行的工作也因此被迫零碎化。

2016年10月2日 星期日

暗巷是必須,

Michael Yeh(@chanyunyeh)張貼的相片 張貼



2016.05

說實在,我不知道這趟過去,會發生些什麼事情。

時間往回推算一些,這陣子發生的事情太多了,而在電光石火之間,彼此交錯激盪,我很難有個時段把心給靜下來,即使在機艙裡頭,不是把握時間補眠,就是半夢半醒間千頭萬緒。

不能懶

2016年2月2日 星期二

破冰吶,

Michael Yeh(@chanyunyeh)張貼的相片 張貼

有時後我們只是假裝像是一艘破冰船一樣航行,裡子或多或少裝著一把漂浮零落的碎冰──只是我們必須這樣假裝下去、堅持下去,實現內心的強大與柔軟並存,讓生命短促又驟然的維度能充滿精彩。



2015年12月8日 星期二

置身世界級戰場 Web Summit參展啟示錄

圖/文:雪豹科技Michael葉展昀
本文刊登於Meet Club創業小聚

 
提到Web Summit,許多人的印象或許來自於創辦人Paddy Cosgrave今年對於Computex的一番評論,他直指Computex有著龐大的規模,但在策展的形式上卻是相對而言較傳統的(註一)。

那麼關於這個近5年內在都柏林(Dublin)崛起,從400人到超過40,000人的歐洲科技盛會,和Computex又有什麼樣不同的面貌呢?


2015年7月31日 星期五

在槌子之外,尋找自己的打火石。


寫在第二年的PR旅程結束之前。

記得去年此刻的我,大多著墨在社群媒體上,然而多少明白「如果手上只有槌子,就會把一切都看成釘子」的道理,我害怕社群媒體成為一把槌子(即使社群媒體這籠統的詞彙下,蘊含了許多不同層次和不同種類的工具),因此渴望有更多的機會面對其他的事物,無論是客戶的類別或是工作的範疇,在剛開始接觸時,彷彿又回到懵懂的第一天;接著時間快轉到了年底,開始接觸醫藥保健的客戶類型,是另一趟截然不同的旅程,另一種歸零。


2015年7月5日 星期日

盛夏、剩下,


你知道嗎?高雄年復一年都有著熱辣辣的盛夏,但爺爺奶奶卻似乎已經走入生命中的秋冬,對比外頭的豔陽高照,他們的手腳卻是涼涼的。

總想要這樣,讓他們也能夠緊緊握著自己的盛夏。